2006年,大涌礼堂内的特别展会,木雕行业内的第一枪在这里打响

Date:2021-03-27 Clicks:12

2006年,大涌礼堂内的特别展会,木雕行业内的第一枪在这里打响

原创 北斗星的曾大大 浮雕论坛


北斗星知识库


2006年,大涌礼堂内的特别展会

曾老师



2006年.中山.大涌镇




2006年,春节放假前就收到了通知,不光广东大区要全力配合小榄分公司,我们部门全体员工也要动员起来,同时调拨北京样品部一起协助到大涌开展示会,要从一张白描图开始,让人们了解它是如何变成软件模型最后雕刻出红木雕花的全过程,对于这种科技成果的融入,大涌政府也全力配合,没有专门的展厅,就把礼堂腾空了给我们用,同时联合了家具协会观摩。


2006年2月5号正式上班的第一天就如火如荼,整理资料,调配机床准备运输到场地内,北京的同事也是刚过完节就做好了来广东的准备。


整个场地内,进礼堂右边是摆放整齐的三台雕刻机,礼堂主席台下方正对大门入口,摆放了两排电脑,这是考虑到极有可能会有客户要求现场演示,甚至现场制作他们的产品,所以电脑越多越好。


当时的状态,让一切都看起来那么美好,而我,作为一个普通打工人,一个上班的屌丝,根本难以想象这次展示会会造成多大的冲击和余波。


image.png


图片








那年的展示会





在大涌做展示会之前,我已经参加过很多次展会,在2004年国庆节的时候,老罗就吩咐我以实习员工身份第一次去参加了深圳高交会展,负责在展会上做软件演示(当时的规格之高,媒体日的时候,观展的最高级别为国务院副总理),有鉴于此,对于展会可能出现的各种热闹非凡和人潮涌动都丝毫不怂,我已经从心理和生理上做好了充分准备。


哪知道第一天....


上午8点全体就位,机床也准备好了试加工....但是,人呢?

我去~这尼玛好尴尬,参展的人呢?

全体冷场

到了9点半,终于有个别穿着拖鞋(是的,别惊讶,2月份的广东穿拖鞋也没毛病),叼着烟,手上起了老茧,留着胡渣子,发型三七分,年龄30-40岁的迈着嚣张步伐的看不出来头的人类,三三两两的溜达进了会场,他们的眼神普遍充满了不屑一顾和天下我最吊的气势。


在这种形势下,能进来的都是爷,管他什么来头,全都供着,我们脸上洋溢着真诚又略显僵硬的笑容,底气不太足但是又激动万分的给来势汹汹的散客门一一介绍我们的软件,硬件,拉着每一个跨进展会的人欣赏我们雕刻出来的样品。


机床也随即开动起来。


不过整个上午,工作人员的数量都远远超过了参观人数


到午饭时间,更是门可罗雀....还好大区总监老侯性格极好,永远都是乐呵呵的,一直安慰大家,要有耐心,三天展会呢,这才刚开始。不过自己都做好了心理准备,居然被人冷落...那种感觉应该怎么描述呢,有点像你小时候早上上学前跟老妈说好了中午吃土豆烧排骨,中午回家居然只看到土豆没看到排骨...


到了下午,灵异事件发生了,来了不少参观的人,并且有很多是上午来过的人,他们带着自己的街坊邻居亲朋好友,一些人手里还拿着雕刻好的各种半成品和成品,不过大部分都腾不出手来叼烟了,老茧、胡渣子、三七分都还在,但是眼神中仿佛看到亲人一样。


整个礼堂大厅其乐融融,一片祥和。


他们开始介绍自己的身份,他们几乎都是做了多年手工的老师傅,并且大部分人有另一种身份,就是包工头,他们不光懂得雕刻技术,懂得市场需求,更希望可以改进效率。


第一天,本来计划下午5点半闭展,最后忙到了10点多,估计后来这些想深入了解的手工师傅们看我们实在是累成狗了,才终于放过了我们,依依不舍的说道明天再来。当时我们就差热泪盈眶抱头痛哭了。难舍难分的手工师傅们走了,留给我们的是一堆图纸和样板,他们都希望第二天起床以后就能看到我们把图纸变成实物,把样板复刻出成品。所以展会的前两天晚上,在闭展后,负责软件造型的人基本上都在礼堂内拼命赶图,机床在整个展示期间除了换板,一分钟都没有停过。


image.png

展会第二天,我们刚打开礼堂大门,就已经有人迫不及待的赶到会场内,生怕错过机床上拆下完成加工的板材的重要时刻,这大概像现在我们收到重要快递的那一瞬间...大家都不许动,我要亲自拆开的那种满怀期待的场景。


第二天基本上是重复第一天下午的剧情,但是这才是真正的人潮汹涌,机床被围个水泄不通,我们画图的每个人周围也是水泄不通...让我记忆犹新的最重要的感受就是,各位父老乡亲,能不能给我让个路,给我几分钟去下WC...


第二天下午和第三天,整个展会中又来了一种人,没有老茧,没有拖鞋,也没有三七分,大多数人的脸上只有和蔼,他们大多数是家具厂的老板,他们应该是被探子打听的消息打动了,认为这次机会不容错过。各个部门的管事儿的主管、经理、总监...都开始跟他们接触更现实的问题,机床性能、技术服务、售后等等...


这种时候,难道你不认为一切都朝着美好的方向在发展吗,毕竟,我们完美的在这里打响了第一枪,在这个行业内引发的地震,持续至今。


但是身处大涌的老司机,你们可曾记得,2006-2008年间,你们见过最多的木工雕刻机是什么牌子?你见过活灵活现的北京精雕公司生产的机床摆在你们的车间吗?


为什么会发生这样的变故...当时北京精雕在这两年间为了推广精雕软件的应用,耗资巨大,基本上是全国总动员,全国40多家分公司,哪一家的样品展架上能少的了浮雕作品。但是整个过程中一些可控或者不可控的因素叠加起来,造成了这样的遗憾。


当然,现在的北京精雕集团早就进入了精密数控领域,在高端机床加工设备中已经可以跟日系扳手腕。多年前,就已经在欧洲传统制造业最牛X的市场布局,在美国也有精雕旗下的企业。


只是回想起来,这些没有公开聊过的遗憾,始终是我们当年拓展这些市场的人的遗憾


本文.完


在线客服
联系电话
138 2925 2641